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小桥流水

时光,浓淡相宜;人心,远近相安。

 
 
 

日志

 
 

【原创】人生若只如初见  

2009-08-16 18:40:12|  分类: 随心乱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人生若只如初见 - 小桥流水 - 小桥流水---茗香苑

方糖沉入了咖啡的杯底,在精致的小勺搅拌下慢慢化解、交融,柔若彩虹的韵律在耳畔似有还无地飘荡着,轻易地就产生了咖啡特有的浪漫情调。

他和她就这样对坐在雨花咖啡厅的某个角落里,宽大的沙发足以淹没整个人慵懒的身体,轻柔的音乐和着咖啡的热气本应暖昧成一段宁静而闲适的时光。

只是,今天她有点反常地要了一杯白开水,他有些迷惑不解地望着她。

他与她的相识起初缘于亲友的介绍,而她综合有限的信息与电话交流判定了这个男人并不适合自己,也没打算再浪费表情去见面。

 日子就这样一如流水般缓缓流过,他的家人对于这个素未谋面心目中的“准媳妇”却是满腔热情,乐此不疲地隔几天就打电话跟她以及家人交流感情。而她并没有因时间的推移累积起对他那怕一丝的好感,更不会因其家人的热情而把感动混淆为爱情。这个近乎固执的想法可急坏了自家人,是的,在别人的眼里他有着体面的工作,是个听话的乖乖仔,并且对她印象也很好。

 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场略带封建色彩的现代婚姻在双方家长的认同中酝酿、发酵了。终于,她在外界的压力下近乎机械地跟他见面了,这一面更坚定了她已有的断定,但生性善良的她,还是落落大方地说着柔和的话语,挂着职业化的笑容,她能够感觉得到,眼前这个比自己小几岁并且有着离异经历的男人是喜欢自己的,而她试图透过“客气”来传达距离,可惜却没有被他读懂。

  人们常说恋爱中的女人会变得很笨。她想现在自己可以这么理性说明不是在恋爱之中,这使得她理性之中还透露着一股来自骨子里的冷,不然,为何对他狂轰滥炸的电话、信息、QQ都视若无睹呢?他时常在电话问“你在忙什么?”而这头心不在焉答着:“请问有什么指教吗?”他仍然不识趣地喃喃地说着:“今天市某单位要来检查,隔天又是区单位要进行工作调动……”她只有淡淡说:“哦,不好意思,我现在很忙。”

 曾经围城里的女人总结地提醒过她,女人找一个爱自己的男人会更幸福。现在,她嘲讽着这句无喱头的经验主义的话语,有些玩世不恭地冷笑着“我该如何结束这段有生以来最痛苦的日子。”

 她有着良好的家庭教育和有口皆碑的家族声望,这或许也是男方家人认为门当户对的原因。只是,接受过现代教育与些许西方思想影响的她,在个人终身问题上从来就不曾含糊过,也从来没对世俗的眼光妥协过。她寻思着既然以礼不能“服人”,那么,就来一个让他“知难而退”吧!显然她为自己的聪明显得有些兴奋起来。

当她为自己的计谋洋洋自得的时候,那边厢大人们已经计划着选择订婚礼物的事情。晴天霹雳震破了她本已冰封的心,委屈、恼怒一股脑侵占了她的理智,任性地象个受伤的孩子哭闹着,跟自己的家人抗争着。女大当婚本无可厚非,只是一厢情愿、一面之交就催着订婚,这简直比要了她的命还要教人难受。

虽说她的家庭并非是推崇旧时的家长制,但当人处于某一特定环境,典型的中国式父母之爱就会暴露无遗。或许没有比能够清楚了解女儿未来归宿的家庭背景更让他们放心的事情了,至于感情那是日后可以培养的,毕竟他们那一代人都是这么走过来的!

 这是他与她的第二次见,这一次,她再也顾不上往日的淑女形象,就那样目中无人偶尔说上几句不着边际的话,冷漠之中隐含着傲慢,但这依然不能抑住订婚的举行。所谓的定情物躺在棺材一般的盒子里象极了发着冷光的怪物,眼泪无声地串成线一直往下扯。她恨自己抗争得不够彻底,恨他明知伊人无意,还言听计从于大人的安排。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她与他不在同一个城市,这样可以拒绝接听关于他的消息,可以不用见面。但如何退掉这块压在心头上的大石?这几乎成了她往后日子的重中之重。尽管找了一些理由,但又在他“曲线救国”的计谋中被双方家人干预流产了。

她对他的怨恨在与日俱增,但事情的发展仍然戏剧性般在大人们与他三方情愿中进行着。

那天他在电话说:“我父亲已经看好我们二人的大喜日子,日子订在……”

竞然连结婚这样的日子也可以这样偷偷背着她而决定,强烈的厌恶不由胆边生:“我从来就没觉得我们之间会有什么喜可言,你难道一直感觉这么良好吗?”

一阵沉默之后,又让她差点吐血:“可是我们的父母比我们还要急,希望我们……

“我再强调一遍,这是现代文明的社会,不要把旧社会的那一套往我头上扣,什么大喜日子,你们自己去喜吧!”她激动的语气不由提高了八度音符。

她做梦也想不到这样的事情竞发生在自己的头上,如果说昔日陆游与唐婉的不幸完全归因于封建的家长制,但今天这事情难道自己没有责任吗?现在又该如何在有限的时间里妥善阻止它演变成最终的事实?是该冷静下来先谋而后动了。

终于,她破天荒第一次主动向他发出见面的邀请。

“我们之间的事情发展到现在的程度,并非我所愿,在此之前我与你本属陌生人,简单的二面之交不足以让我如此神速地进入谈婚论嫁的地步。但鉴于双方父母的认肯与彼此家庭背景的了解,今天我想心平气和坐下来增进彼此的了解,希望你敢于坦诚正视我曾经提过的许多问题,如果在很多方面我们能够达成共识,那么可以按原计划进行,否则,我希望我们能够理性地正视并终止。”坐下来没多久,她就开门见山打破了沉默。不能否认,当她可以理智考虑问题的时候,不论是表达能力抑或是沟通能力向来深受肯定。天生柔和的声线即算是生气的时候也会让人听起来是悦耳的。

现在,她象只温顺的猫安静地喝着夏威夷的玫瑰红茶,听着他讲婚姻、工作以及生活中的小事,目光不时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若有所思。当然,她也跟他讲自己的事,讲起她曾经不愿他人对自己婚事的干涉不辞而别回国的经历。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觉很准确,经过这次与他较为深入的交流,现在,她真的相信了。她确信与他只是二条平行线,永远都不会有交叉的可能。而电话那头,依然是那样的自我感觉良好,认为这次交流是从没有过的愉快,消息一下子在双方的家人之间炸开了!这深深地激怒了她,为什么总把人与人之间正常的礼节曲解为男女之间的好感呢?玩世不恭和冷漠再次占据了上风。

她主动而耐心地跟父母讲与他第三次见面的谈话,同时极具逻辑性地分析了种种可能的原因。原本善良的双亲出自对子女的爱护,单纯地认为家庭背景和对方人品的了解足以掩盖其它种种的问题,而他的性格以及处事更多则源于他父亲的片面之词。

她在电话里问起那次谈话的感想,他承认双方思想上的差距。“更主要还有性格与思维方式的差异,有些事希望还是从长计议?”她补充地说。每每遇上这样的话题,他不是敷衍就是采取回避的态度。她忍无可忍地拒绝回应他所有的消息,彼此陷入长时间的一阵冷战。

终于,他们按捺不住又拼命往她家里打电话,说着将近结婚的日子相关事宜。他与她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也没见面。这次他提出开车来她的城市看望她,她同意了这个建议,但纠正地强调在“雨花咖啡厅”见面。

《我心依旧》的曲子不合时宜如诉如泣地飘了过来,她怀揣着定情物,思忖着该如何尽快了结这段烦扰着自己的噩梦。

“我单位的领导及同事对我们二人的婚事很关心,到时的车辆及线路都安排好了。”他盯着她的眼睛说。

“你认为我们之间具备结婚的基础吗?目前不仅彼此间缺乏了解,连基本的思想交流都存在障碍,你还想继续往这个死胡同钻吗?”她挑战似地回应。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我认为我们二个人很般配”他一副胸有成竹的口气。她看着面前这个喜欢自欺欺人的家伙,暗想对这个无可救药的人态度过于委婉是行不通的。

“早在第三次见面的时候,我表明过对此事的态度,也说过直到目前为止只当你是一位普通的朋友而已。也曾试着去了解,但发现事实上我们性格的不适,思想上的差距与爱好的相背,我没有信心与耐心去培养这样的感情。你年轻且有着不错的工作,可以找得到比我更合适的人。”

“有没想过这样的后果对我家人的伤害与外人的眼光。”他似乎更在乎的是别人的感受。

“生活是自己要过,有没想过这样的安排会有怎样的后果?双亲以断绝关系相逼都未能让我妥协,世俗的眼光又何以让我惧怕呢?至于伤害难道我的家人就没有吗?”她深信自己的应辨能力远在他之上。

他万万没想到她今天会有这样的决定,意外夹杂着愤怒还有些许无奈,他近乎词穷地喃喃重复着单位领导的关心……她心情复杂地望着他:“我很感谢你们一直的热情,但婚姻不是因感动所能代替的,你有过离异的经历,希望你可以理性而慎重地正待我们之间的事情。”

“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这个定情物,麻烦你先保管着,等到了结婚的那个日子,我再来拿走,又或是到时给你地址再邮给我。”他重复地要求着。

“很抱歉,当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就没想过再替人保管它。”

沉默,长时间的沉默。只有音乐水一般地浸漫而过……《回家》的旋律让她灵机一动,端起那杯所剩无多的白开水一饮而尽,而后如释重负一般缓缓说道:“让我们祝福彼此吧,你听音乐都在催着我回家了。”

“好吧。”他牵强地应着。

外面强烈的阳光直射得她原本很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可是她却固执地不想打开随身的遮阳伞,似乎那潮湿已久的心也只有这火辣辣的阳光才能烘干……

如果人生若只如初见,她依旧是那个谈笑风生的邻家女孩,而他亦只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彼此没有交集,更不会留下伤痕,就这样匆匆而过,没有了再见的痛苦,那该多好啊!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7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